动眼神经损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花神诗歌节middot诗歌 [复制链接]

1#
北京哪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https://wap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

花神诗歌节

诗歌专题(第二辑)

林凤燕深井璎唐驹小冰杨莲英

月芽儿钟晴朱蔓青布非步

林凤燕

林凤燕:80后,年广东女诗人高研班学员。医院,院报《陆医人》编辑。作品散见《作品》《青年作家》《关?爱情诗》《羊城晚报》等刊物,并入《中国诗歌年度民刊诗选》《青年诗歌年鉴·年卷》等年度诗歌选本。

辨认

白是芦苇,紫是木槿,红是紫薇

小叶榕树伸出枝条

覆盖着僵硬的水面

一开始我只用眼睛分辨

后来,潮涨的海上

树林赋予她们湿润的眼眶

我再也不是用眼睛就能看穿

时间的碎片,毫无意义

我用尽全力

突如其来的圆满竟是一别两宽

海绵体

你拿匕首刺中我的心脏

还大声疾呼是我逼你投降…

翻腾的大海拒绝溅起安静的浪花

但我像海绵一样,吸进去疼痛

吐出来包容

雨海

我们都习惯早醒,有时遇着下雨,有时晴天

早上七点,你准时到我家楼下等我,

我试过年轻的男孩曾在我楼下通宵达旦的等我

从夜幕降临等到天空肚白

我曾在凌晨三点见过他们在夜色下孤独的身影

有时是蚊子的夏夜,更多的是凛冽的寒风

但我从未下过楼去

而现在我总会比约定的时间更早一点的下楼

今日有一些雨,雨有动人的声音。

我们深知我们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两个人。

你说,我…们。

让我们比现在更年轻,就像一对青春期的恋人。所以,

你亲吻我的脸颊时,总是羞怯。连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也异常透亮。

“我从未如此疯狂且深情。”你捧着我的脸

而我仿佛从未如此幸福过

整个冬天,我不断被打湿的身体

水分竟是顺着眼睛向下流失

你仿佛一直埋伏在寒冷而干燥的天气中间

我们在这天穿过湿地,经过我从小看到大的大海

走到起着涟漪的海中央。我们看彼此

发誓两不厌

深井璎

深井璎:资深宅女一枚,栖居广州。擅长踏实、认真生活,以及忙里偷闲、闲里偷忙,珍惜生命中值得珍惜的部分。

不经意望过对岸

对岸那边无数人来来往往

各自怀揣一个世界

等着进入楼群之中

此刻光天化日不见灯火

无数欲望栖息于丛林

相互簇拥气息交错淹然

梦想悄然远遁

是谁挥挥手

车轮下飞出两道影子

白的落于地面滚动顺应命运

黑的被卷上空中奔向预言

有人满心仓惶

有人觉得安逸

车上的人对这些无动于衷

垂下眼去下一秒拐过街角

没人能留住眼中一幕

瞬息百年瞬息又百年

长堤仍然是长堤

长堤永远是长堤

观星

那群星欢喜热闹的一角

有些晦暗不明

是我的疼痛

星空深处色泽黯然

此话不合时宜但已出口

众星缄默各自怀着心事

心脏猛然收缩

那一刻更痛了

无忘书曰此处正是旷野

即便生于星空簇拥之中

有些人只配仰望

那传说中的真命题看便罢了

若不能证明就该忘记

消极自由

总算明白

每个人一生只有三次机会

放弃

如水滴归于大海

如草籽隐没泥土

如尘埃奔向星辰

要离开的人

沉迷于丛林的呼唤

选择了一条布满羁绊与磕碰的路

他只是追随命运

从而忘了既定的行程

唐驹

唐驹,女,60后诗人,现居深圳。已出版诗集《武汉之春》(年)、《赛里木湖的神谕》(年),曾获至年度深圳《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奖”,现任深圳《前海潮诗报》主编。

广州:流动的城市

行走在流动的城市中

我不知道这个城市正在流行的主题

幻想放弃在原来那个城市中的生活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放松自已

流动的城市里陌生人面对陌生人

象一排浪潮走过他们的自由

象整个城市那么夸张他们在演戏而不是生活

他们的生活是喜剧而不是悲剧

这是我喜爱的主题

我赋予这个流动的城市自由元素

我还修了假睫毛涂了新广告

把生活那桩事轻描淡写成一片羽毛

当我流动时城市就在流动

我无所谓站在喜剧的旋转舞台上或舞台下

重要的是要有生活的表演天份

和来去自如的悲悯情怀

生活日复一复地把我训练成演员

我同时拥有演员和自已的二颗平行的心

这就增加了生活的复杂性有时候

我需要一次深呼吸以此来确认

此刻的我正站在舞台上还是在舞台之下

深圳:美人渔飞机场

一条大渔的麟光在天空闪耀

飞机场开到了海边

她象美人渔那样居住在水晶宫殿

把银色沙滩规划成了shenzheng飞机场

我们就从大渔无声的O唇走入

它腹中的梦幻之城

人们都安静下来引颈眺望

他们行走的背影有些象企鹅

他们来到了美人鱼的帝国

到处都有她们在T台岁月的影子

兄弟。情人。歌手的小酒馆

让真假睫毛同样落下粉红和沉醉

美人鱼给每个人都施了魔法

让他们的面孔如海洋般沉静的天使

让美人鱼的步伐

如履在银色的月光下

牌坊街

深汕高铁通车的喜报在天空中

渐渐变成了彩云

我们奔向潮州牌坊街的时侯

晚霞给古城墙穿了一身金色的衣裳

那时我想起高铁中的匿名旅客

在人们涌向潮州暴动之前昏昏欲睡

他们梦见在暮色来临牌坊街的时侯

要象南方之潮那样睁大眼晴

辨认已经不能辨认的牌坊街之美

寒流是我们徜徉牌坊街时的另一个自已

寒流来时人们的梦想已完全退去

只有牌坊街在寒流中由红碳火铸成

我们就在这个特殊的深冬季节里

观看了由寒流和碳火铸成的牌坊街

在这个空荡荡的牌坊街的大门里

走过来又走过去完全没有注意牌坊上的那些文字

小冰

小冰,英语界的教书匠,教书界的汉服小姐姐,汉服界的码字工作者。

读书日

我被美好带来这个世界

与晴天、阴天、雨天、电闪雷鸣的日子

混合着花香、鸟鸣、蜂奏

与熟悉的、未曾谋面的人问候

在一座城里读书、成长

在书籍里探寻一个国家与世界的繁华与悲哀

试图说服一个不曾存在的人生长在心里

回忆里的想象更加迷人

粉色的花朵盛开在阳光之下

黑夜又将她入眠。是否

一生可无遗憾?迷茫只是短暂的休克。

我愿从美好坠落至文字之中

见星辰,见日出日落,见雨滴从屋檐倾泻

与风,刹那之间尝尽万年光阴。

漫步记

风格外清晰地吹拂着夜空

没有一片树叶落下来

回忆里秋叶漫天飞舞的波士顿

现实里已忘却秋的春天

我把自己藏于一个记忆区间

没有岁月,没有痕迹

我满眼的月色,没有一缕是我的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

参照物

人是很难看见自己的

所以,我选择了你

与我生活在同一个星球

呼吸同样的空气

拥抱风和日丽也有狂风暴雨

经历着生活赋予的失望与希望的交替

完成每一次对生命的敬畏与命运的对抗

你带我走出了这份喧嚣之上

在时间的催促与逼迫下

我们共同完成各自的人生

杨莲英杨莲英,笔名:杨莲,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居广州。作品偶在《诗潮》《广州文艺》《鸭绿江》《参花》《中国文艺家》等刊物发表,著有诗集《孤寂的村庄》,年月《中国文艺家》封面人物。一束光

那些植物

在阳光里像人一样爱着

小溪清洗着腹脏,它的

每一条血管都盛满了明亮的光线

我眼前,装着昨日黄昏

那面干净的湖,泛着浅蓝色的光泽

一群人聚在一起

把人世间的苦难藏在怀里

闪烁的,小小光斑

彼此守望

只为遇见光的温度。不幸的是

那些事物身上永久的悲剧

指引着我们

在我们的内心久久不能消散

朝着黎明的方向编织夜的诗句

直至最后的庆典——

是的,还有许多真相需要挖掘

你们始终坚守,只在黑夜与白昼

起飞

过了今日,就是明年

庚子年的哀伤把我们穿透

死亡、疼痛,爱和谎言

时间的韵律。移动带来损伤

大地无声地哭泣

也许,你尝试着赞美

接受一切乖戾和积怨。疑心

自己不配再有别的选择

高墙投下斜影,宇宙巨大

凝望无法看见的事物

一切都在彼岸

思想和你的睡眠

感觉自己被拽着往前,直到黑暗

尽头。夜起伏呼吸,燃烧,诗歌

陨落,如一群飞鸟

在一声长长的叹息里

从你身边起飞

午夜的气息

午夜的气息,穿过我的肌肤

穿过原野,圣光中的教堂

穿过你我间遥远的距离

远处暗淡的光,如此完美

圣洁,没有缺陷

你的双臂是黑暗,环抱我

带着相同的信仰

只有风是明亮的,影子跃动

它带着它的音符和

对我们的祈祷,抚慰着你

逆行的悲伤

新年来临的烟火,誓言

穿过无尽的空间

临近并不断抵达。爱

潜藏在它下面,爱愈深沉

生活愈艰辛…

月芽儿

月芽儿,本名林巧儿,广州人,英文翻译。诗、词、文学评论、英译(中译)作品发表在《人民日报》、《深圳日报》、《快乐英语报》、美国双语报纸《海华都市报》、《诗选刊》、《诗潮》、《芒种》、《中华女子诗词》等国内外60多家报刊。十几次获得各类公开性诗赛奖项。在美国、中国等地报刊发表(出版)英文作品、英译(中译)作品约20万字。主译大型诗歌活动“百名诗人访延安”之诗合集-《百名诗人写延安》,出版《月芽儿短诗选》(中英文)等。

此园,满含愉悦的天性(98行)

在沐河之阳,迎宾大道上

我越过隔离尘埃的第一道门

移步园中,见水含情人含笑

见嫣红衬绿展欢脸,喷头轻洒,派发水力与花卉

物类向阳,正蓬勃

工勤人员,也各司其职

四周里,都是迎接贵宾的建制

往里走去,草木相类而景异

聚首为丛、高矮排列、表达生命的主张无需哗然

细致处,有花说出名字,有树挂着家族牌匾

它们都为展示真实与美丽而坦然

些些蜂儿情不自禁

开始吟诵声声慢、蝶恋花、凤尾竹这些抒情曲子

些些蝴蝶伴舞,不知是缘于竞美,还是缘于召唤

这轻风送来的轻音乐,增加了几分静谧

尘世之喧嚣,又远去几分

从外面带来的尘累,又轻了几许

而这些元素勾画的一切

谁能说是镜花水月,非现实人居呢

园中路,排布着树兄弟

沿袭人的秉质:正直,正道

吸收废气释放氧气是它们最乐意的日常

枝丫,总能营造出曲径通幽之功效

而拆解大风为小风甚至是轻风

也是它们的护园手法之一

到这里,小区的风姿是别致又实在,与时代俱进

有大半走进了我的心里

我将挺拔苍翠的树,看成伟岸男子

将嫣红花蕊,看成被呵护的玉润女人

将没有名字的草们看成一大半春天

抵沐河之水,迎南来之风

匠心独运,人本理念是沐河经验的核心

也是建设安居家园的宗旨

看,这20万来方的平面,叠加的惬意与舒适

我相信,其演绎的是千祥万顺,时光静美

9,是吉祥的数字,与生机勃勃的国运家运同方向而行

是不止9种的平和生活方式

是一个城堡,一个生态园区

秉承西周以来的厚实文渊

青州,人文思想随时代发展而更深入地走进人居

园中

居高,可以望远,澄碧洗尘,鱼戏池子

绿色悬于半空,大阳台观天察地

升高了的物理角度,或许真可以转换人与自然的对话角度

别墅,院子里栽花种草,太阳伞下一杯茶一本书

研习人道与物道的共通之处

山高与仙、水深与龙之蕴意,恰如此境

水泥沙石与钢筋汗水,臻美于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体现的是大:大区、大气、大雅、高美度环境

如何释义仙风道骨,找到了新的载体

等我走到心仪的楼房之处所时

我的眼睛已经装满了欢欣恬然

我完全褪下尘累,繁缛之节简化为二字:本真

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不磅礴但是平稳清晰

心随意跹,如飘然云顶,如入桃园仙境

天悦之家园,提供的不仅是容身之所,更是容心之所

安居童话,释放人的天性

三进归家礼序,复原经典,重温礼仪

涤洗灵魂,成就大我

居住文明的复兴,也就是人本的苏醒与重建

大小环境和融,释放身心承受的重力

管家式服务重在沟通,缩短一些距离

软服务刚好匹配裁剪有度的帝景花园之设施

顺心、舒心,是你住下来的愿望

是成就大事业的原动力

不远不近的公交链接,不偏不远的银行与学校

便利的外在环境简化了生活中必需的繁琐

选地与制宜,各得其所

拎包即住的精装修,省却现代人的奔波

都是沐阳建设者的担当,都是神奇的沐阳速度

内外相宜的生态环境当然能引凤筑巢

作为女人,我选取四房的套间

我看中的是,它可以放下小女人的小,小女人的娇

在这里,我要把人的愉悦天性发挥到极致

把居家元素布置得四季如春,相衬此处桃源

我要种一颗红豆,发芽于沐河之阳

发芽于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它的中心是温馨是浪漫,更是烟火气

我要喊你花喊你草,喊你玫瑰喊你大橡树

喊你秉性各异,风月同天

喊得最多的是,举案齐眉

清晨,屋外送来几声鸟鸣,被和进面条里

温软清宁的沐河山水之气直抵心肺

参天的大树枝枝丫丫分开,像大沐阳的事业

东抵张三家窗口,西至李四家阳台

朝向不同,心意一致,营造和谐帝景

产生更多的绿荫,萌发更多的春意

保护眼力,涤去浮沉,不健康因素无以隐形

一柄柄绿枝延伸相牵,展示风姿

锅碗盆瓢的碰撞声,由此降低了分贝

作为新沐河人,随沐河吐纳、更新

每一次出门,脚步欢快

每一次归家,春天充盈眼眸

钟晴

钟晴深圳《前海潮》诗报执行主编,香港《中国流派》栏目主编,少陵诗社粤港澳大湾区总社社长及香港总社社长,深圳市南山区作家协会理事兼副秘书长,深圳市南山区茘香文体协会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全国各大报刊,著有诗集《雾正迷朦》《芨芨草》,深读诗会第二十二期主题诗人。

在家乡

在家乡

老人坐门口晒太阳

孩子们一起打羽毛球

肆无忌惮的笑声在街巷荡漾

西林河涤荡世间的尘

远方升腾起袅袅炊烟

让游子的目光有了归处

疫事纷扰了一年

愈发明白自己的欲望

天上的白云简简单单

回家是最奢侈的盼望

春姑娘脱下口罩

从河畔绿道款款走来

哦,这岁月静好

是年最好的回报

时光在开合之间

时光在开合之间

我在里头

你在外头

樱桃红了

芭蕉绿了

我们被昨日的洪流抛弃

错失在滚滚东去的长河

云聚云散

天空剩下流云远去的虚空

你啊,放下你的无情剑

切莫拱手相忘于江湖

树叶遇见风总是欢欣的

玫瑰惟有沐浴于阳光

才是幸福的

我只要与你

同在蓝色苍穹下呼吸

隔海思君

念念相望

是最温暖的

离别

当离别定格成一颗珠泪

所有的言词都是徒然

我把我的心

藏在秋天漆黑的夜空

比月影更凄清

比流云更无助

我把我的心

游离在城市高高的屋宇

在漆黑的夜间

寻找一片落叶

我把我的心

埋葬在深不可测的诗行

在离别的光影下

怀抱秋天的空

时间的沙漏

止不住哗哗落下

我的心之树

在转身刹那

倾尽所有的芳华

朱蔓青

朱蔓青:诗人、画家、艺术评论家,资深文学编辑、出版人、策划人。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外散文诗学会深圳分会副主席,中美国际易经学会理事,担任深圳多项文学和艺术赛事评委,多家杂志主编,创立“弘言文化”品牌。美术、散文、诗歌作品若干多次获国内奖项。

黑衣女侠

风声、蝉鸣、鼓点、牛嘶马鸣

翻滚如雷,行经窒息的鼓音心跳

诺言描画的一幅写意风景

进入此刻这个感情现场

一柄牛角尖刀割裂今生爱欲

刀锋对己的黑衣女侠

从孤独走向孤独的黑洞

用泪水收集于失眠的深海

在深峦等风等云等鸟鸣

等马的情绪,在一幅水墨画里

等他的出现,坠落梦乡共醉

生死,眼神的利剑劈开一句誓言

回忆拉开满弓,不断沉沦

在深渊里聆听自己的心音

藏在寂静荒凉里,情话吐落一片残阳

感受深处、高处,感受黑暗的无涯

在镜头里雕刻每一个细节,把控节奏

在轮回程序里黯然走一遭

受命的刺客倒在自己的刀锋之上

观《聂隐娘》电影有感

你住在我心里,周游了我的

疆域。从深渊伸出一只

冷冰冰的手,把我们

连同未完成的使命一起拽下去

命运内在的法轮,阴错阳差

灼伤了两具灵魂

痛苦的液体全部凝结成固体

脸的山脉长出新的结晶

盛满珍珠的苦海,泛着光芒

酿造的过程,所需成分

走出一条向阳的途径

推开一扇向阴的窗口

炼狱里舞蹈,或唱响重生之歌

摁下爱的休止符,分别获得

失败的勋章、成熟的硕果

两行奔涌的清流,试图

清洗一条悲伤的河

转身

在一首诗里重构时间

记忆的花园逐渐荒芜

哼唱一首未来之歌

百合花投入暴风雨的怀抱哭泣

盛下过去的花瓶被通通打碎

双脚插入谎言、幻想、痛苦、忧郁、麻木的

淤泥烂浆,抵达坚硬的今天

不再为昨天担忧、惊恐

香槟泡沫庆贺一个醒来的恶梦

得到一把刀子的礼物

拾起一粒崭新的种子播下

时间的溶剂毁灭了所有证据

未知前因,把菩萨交到手上的果子

吞咽,从一场虚空中醒悟

想对着天空呼喊:爱你

大雁这个信徒,在冬季也朝着我所在的北方

飞去。终于亲手将自己伤得遍体鳞伤

灵魂的边界向世人敞开着

拥有他等于拥有绝望

闪电试图掠夺一切真相

转身,过去之门闭合

此时此刻,没有得到也没有失去

布非步

布非步,曾用名布尔乔亚。中国当代女诗人。现居广州。

伊斯坦布尔

愛是一件旧衣裳,怀揣着你的注意安全

的嘱咐。酒店巨大的落地窗遮不住眼底

分泌的悲伤与疲惫:古老帝国的阴影,

一寸一寸呈現奥斯曼曾經的荣耀;而午

飯時餐館那個猝死的北京游客,像一只

失群的渡鴉,在蓝色淸真寺附近的玻璃

幕墙内,犹如一張纸被時間卷边——他

一定是追随内心里的光,永远矗立在方

尖碑旁,“他們却在疏忽之中,不加以思

維。”*安那托利亞茫茫大地上,会不会

习惯性浮现岀東方面孔的神祗?而那些

可以拥抱的人,愈來愈沉默,无限地接

近枯木的温度,从此成了自我阉割的分

裂体,那些长在時間里的树,也不能再

成为埋在我身体内的一根刺,惟有傲慢

地离开。這感觉如此真实,我想描绘那

些光,让它形容一个新生的朴素的笑容

。它们曾是反复噬咬我的证据。也許在

春天临終的眠床,我会抚摸开在梦境里

的花朵,怎様灼烧过一个又一个异地的

夜晚,就像雪消弭了大地不多的謊言;

就像你一边与我制造后代,一边与其他

像我的女人暗生情愫?在博斯普鲁斯海

峡,我带走丰乳肥臀,不在场的装置尽

量由海鸟叙事,只有五次钟声,已使我

踉跄。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怎麼用小

剂量的毒*素微不可闻地树起籓篱,誰会

在意鲜血娩岀的婴孩,为他裹住孱弱、

虚伪及幻梦,为他揭开世界的荒誕:别

驱赶时间,像驱赶一只堕入深渊的豹子

*引自《古闌經》卷一七第二一章

缄默

——给卡蜜儿克洛岱尔

如果余下的仅仅是缄默

那么这不断被驯服的黑暗

“我将我所有粗暴的个性赋予他,

他将我的虚空给我交换。”

而僭越的边界在哪里?水仙的少女

我听见自己的心跳,躲避神谕

如同躲避维尔纳夫的月光

丝绸一般擦亮每一条街道,和

每一株夜游的行道树。

塞纳河已漫过意大利大街

一一三号就像从未存在过,

我的双腿,哦我感觉不到

它们是我领导的一次起义

有人楔入我的生活

就有人知道:

所有熟稔的笑脸,将被逝水所伤。

亲爱的,小保罗。蒙德维尔盖的

花园是一座行走中的墓碑

”每一朵花需要像竖琴一样

被雕刻的时光徐徐打开——“

斯卡布罗集市

你和我并肩

出现在海边小镇

一直幻想这样的场景:

我们看望被装上车去赶集的

芫荽、鼠尾草、百里香

和野百合;

看望拜占庭的日常生活进入

另一种琐碎的日常生活

我们来来回回地走

穿过每一滴咸水和大海之间

给每一座教堂和荆棘重新命名

包括,中世纪黑死病里逃生的

矮子骑士与他心上的姑娘

穿过絮絮叨叨提前来到的更年期

夏日的玫瑰湮灭了波罗的海

神色迟疑的

送信的人走了

投稿邮箱

qq.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