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眼神经损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一生大医,初心难改五 [复制链接]

1#
哪里治疗白癜风最好         https://m-mip.39.net/news/mipso_5906354.html

请看报道原文

一生大医,初心难改(五)

原标题:一生大医初心难改(之五)——薛应中大夫中医药救治肺癌和软骨癌患者的实践与启示

中国报道讯(邱纯报道李书亚特邀)肺癌两字对现在的人们已不再陌生,甚至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高发的恶性肿瘤,无数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折戟在病魔面前。按照年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全国最新癌症报告显示,按发病人数和死亡人数顺位排序,肺癌位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的首位。肺癌位居男性发病第1位,而乳腺癌为女性发病首位,其次则就是肺癌。目前我国恶性肿瘤的5年相对生存率约为40.5%。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逐渐加剧、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与慢性感染、不健康生活方式、环境等危险因素的累加,防控形势严峻。

如果不幸“中标”肺癌,如果面容姣好、工作也好、岁月静好的美丽女子不幸“中标”肺癌,又会怎样面对呢,结局又是如何呢?今天我们的报道就从一位这样的她——许风琴当年的感谢信开始。

许风琴摄于年

我叫许风琴,现年57岁。年10月,我在查体中查出肺部有阴影,之后经过反复核实,确诊为左肺下腺癌,中晚期、肿瘤体积为1.9×4.3,医院要求立即进行切除手术,10月20号下午2点,医院胸二科手术室,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我被成功的切除了“左下腺肺叶及肿瘤”。

手术后的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述,按照西医的要求,我必须在手术后第25天开始化疗,但我看到化疗者的痛苦和不堪,我选择了中医治疗,手术的第九天,我就开始服用由薛应中大夫开出的中药,每天早晚各一碗,晚上再熬第三遍用于泡脚,期间没有服用任何西药,这样坚持了一年,我的身体不仅逐渐恢复,而且日渐强壮,到现在已经一年零十个月了,我的身体非常棒。

我们感谢薛应中大夫,感谢他为我们病患者提供的中医治疗,我也诚心希望中医能够不断扩大,致力于社会,救助于民众,让更多的病患者得到重生。

患者:许风琴

年7月17日

疗效就是中医药的生命力,就是每一位中医的寻医者获得的生命力。如今,九年过去,远离肺癌威胁的许风琴仍然健康、快乐的生活着,她告诉我们,现在每年节气前后还坚持找薛大夫看病,服用中药调理两三个月,身体状态一切正常。

薛应中大夫与复诊的许风琴(右)近照

中医药不仅挽救了许风琴的生命,起死回生,而且在她患病的一年多之前,许风琴还亲身经历了另一个薛应中大夫救治软骨癌患者的全过程——亲家何荣德的故事。在这个病例中,中医药这颗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璀璨明珠再次成为生命奇迹的真实验证,而不是传说地存在。

许风琴口述:我的亲家叫何荣德,是云南人。年5月份,他的手臂上长出了一个东西,而且越来越大,用手挼一下,还能动,不知道是什么。我们把他接到西安,在四医大检查。医生说“先做手术吧”;我们愣住了,不知道是啥东西,怎么先做手术?医生也说不请楚,但是“手臂上鼓起来一个大包,太碍事了”。

我们怀着疑虑,做完手术后又遵医嘱,去切片,给老何做火检化验。住院住了近二十天;花了两万块钱。

化验完后拿到结果。医生捧着很厚的材料和报告,告诉我们,几次化验都确诊无疑了,得的病是软骨癌。

此时手术已经做完,医院不让出院;但不久又长出一个大包,需要用导管来吸。老何因术后胳膞还是硬着肿着;情绪不太稳定,导致医生也不耐烦,明确地跟我们说,“手术做完了,你们可以出院了,回去等着拆线吧。”

这等医院。我们有些生气,我带着患者又去找他们的主任;主任经过对病情的了解后,对我们说:“现在这种情况下,你们办理出院手续后,再重新住院吧,然后从臂根处截肢,接下来再进行化疗。”

截肢手术的费用大概是四、五万元。当时我们已经办了出院手续;拿着大包小包的西药在大厅等着;主任让我们赶快做决定,说只要他们一腾出房,我们马上可以再住进来。我们这些病人家属进行了痛苦的抉择。老何从小晕针,宁可病死,坚决不同意截肢。我们病人家属中有一个西医大夫,则坚决主张病人截肢。

我们看着老何的胳膊,肿得厉害,大片大片的瘀紫,大概是里面的浓水没有排出。大家争论未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怀着医院。

医院的两个熟人,就把所有的片子和诊疗材料都拿过去,找了两个教授看。其中一个女教授在汶川大地震中一直都在现场抢救治疗,水平和医德都广受称赞。还有一个是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也是德高望重。

两个人分别看了老何所有的片子,都说还好,好在还没有扩散;但是除了截肢,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劝我们赶快下决心,而且一定要在一个星期内;过了之后,就是截肢也来不及了。

这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在我们这些患者的家属中,继续着截和不截的争论。我们家属都倾向于截肢,但是由于病人坚决不同意截肢,分歧还是比较大。这段时间真是一种痛苦的煎熬。最后费了一番周折后,于八月初,我们找到了薛大夫。

薛大夫看过片子,了解了全部情况以后,说,给我七到十天时间吧,先把你的胳膊软化、把气血通了再说。

于是开始扎针,吃中药。到了第二个星期,老何的胳膊整个开始变软,不像过去那样僵硬了,颜色也有些变回来了。大家都模糊地看到了一点希望,于是我们在每个星期六都坚持让老何去针炙。老何是一个很配合的病人,他本来又抽烟又喝酒,听了大夫的劝戒后,在治疗过程中戒了烟,而且滴酒不沾。其他的方面,也都是一切按照薛大夫的要求去做。

三个月后,薛大夫笑咪咪地告诉我们说,没问题了,各方面都趋于正常了。

我们惊喜疑虑参半,到底怎么样,我们心里也不是很有谱,于是在年前,医院去做了个检查,化验了血项,发现各方面确实都正常了。煎中药停了一个月后,薛大夫又给开了一些丸药,到现在,还剩了大概一个星期的药没有吃。

现在,正如薛大夫所说,一切都已正常了,老何已经与健康人没有什么区别。现在每天还在坚持锻炼,散步一两个小时。

回头想想整个过程,觉得真的是很后怕。当初如果把这个胳膊截掉,首先对老何个人精神上打击会很大。

更重要的,是对人整体健康的摧残。薛大夫告诉我们说,一旦截肢,经脉就不通了;人体也就此逐步衰退。人体是个整体,十二条经络哪条损坏,把体内的能量消耗完了,人也就不行了。我们经常看到术后的人们能活三到六个月,有的干脆就死在了手术台上。年轻人还好些,上了年纪后,人体力一衰,像手术这样局部的损伤,将导致整体气血的凝滞。

还有,医院后,一天几千块钱的昂贵药物,其实人体也接受不了多少。而且对于那些肿瘤来说,一动手术还会长,再动手术还会再长,人体又能接受得起几次这样的大破坏?

我医院的一个朋友,开了个汽修厂,孩子刚上大学,小日子过得很好。他患的是肺癌,医院后马上就手术,到年底就死了。我们都很痛心,如果我们当时能把他也介绍给薛大夫该有多好。

薛应中大夫为何荣德(左)治疗

在本次报道中,我们非常高兴地从许风琴那里得知,如今远在云南的何荣德生活无恙,即便不像她每年坚持用中药调理身体,也仍然健康地活着。

采访:薛大夫,您还记得许风琴第一次到您这里看病的情况吗?您是怎么分析和采用中医治疗肺癌的?

薛应中:许风琴和何荣德,他们两个人是亲戚,我第一次见到何荣德,感觉患者正气虚弱,气血亏衰,脸色发暗。但也感觉到他较平静,心理素质较好。后来生病的许风琴也是如此,给我留下了女中豪杰的印象,性格比较豁达乐观,信任、配合我的治疗。我以前接触过一位肺癌患者,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身体素质也还比较好,医院里,从诊断、治疗直至“抢救”,二十天就去世了。这其实不是病程快,可以说,就是死于心理的恐惧和绝望。医院和现代医学了,把医生当上帝和救命稻草,此时根本不会考虑,当面临重大疾病时,是否应当从人生的根本上去思考问题。作家李书亚六、七年前就去和我一起采访过许风琴和何荣德这两位患者,后来也曾见面。他很感慨地对我说,“可以想见,如果没有中医治疗,他们不会有现在的健康和平安。”

的确,这些年来,我们都见了太多的例子,有的只是与死神的搏斗,与病魔的殊死抗争,一次又一次的化疗、放疗,难以忍受的痛苦和绝望的眼神……何荣德和许风琴的案例,这十来年间广为人知,就因为他们呈现了完全不同的治癌心路和医患关系,很多后来的患者,知道了他们的故事,都受到了思想上的鼓舞和激励。有人对我说,这是一个奇迹,我自然也十分高兴看到患者能够痊愈,但其实对中医而言,这不过是一个自然的、正常的结果。只有当这样的结果,真正被中国大地上更多的人所接受与认同,传统中医药成为普世的、共识的认知,对我而言,这才是真正令人振奋的奇迹。

采访:在您的从医经历中,医治肺癌和医治别的恶性疾病有什么差异吗?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薛应中:以前有个陕西的患者对我说,他们单位的医生在体检后,劝告他要将腿上从小就有的几颗痣最好手术切除,“以防癌变”。没事的时候,就已经这样的大惊小怪,更不用说长出何荣德那样的恶性瘤体,自然是如临大敌,必先杀死而后快,又没有别的手段,只一味强调必须截肢。在有些医生看来,病人的恢复程度,和医生这种“除恶务尽”的“狠劲”,是成正比的。但是,你就是把瘤子成功完美的切除了,是不是就等于把病治好了、断根了?看不见了就不存在了?现代人只相信眼睛看得见的东西。只要病因还在,病灶很快会再起来,病人再度遭受折磨。附带着,还要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现在的癌症治疗手段,还存在用药多且乱的问题,如此等等。我们整个的治疗思路,都需要有重大的调整。

人体是一个复杂而完善的系统,当系统中的各部分,都协调而且平衡时,系统就能正常运转,即使有外来邪毒,也能逐渐压制、消灭或者排出。中医治的是“人”,在治疗过程中讲究“辨证论治”,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患者的主观感受上,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